崔道植:“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_中国华能集团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kbd id='MOd4r'></kbd><address id='hHrb8'><style id='b5034'></style></address><button id='EFiWz'></butt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国际网络新闻 >

          崔道植:“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点击:70253
            

            “神探”背后的精神力量

            ——记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黑龙江省公安厅原刑事技术处处长崔道植

            崔道植在电脑上查看其制作的《枪弹痕迹检验》PPT课件。本报记者 张士英摄/光明图片

            【时代先锋】

            凭几枚弹壳就能拨开案件的重重迷雾,仅半枚指纹就能从茫茫人海中锁定真凶……“白宝山袭军袭警案”“张君、李泽军系列抢劫杀人案”“郑州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等系列重大刑事案件成功告破的背后,都有他的身影。

            1955年从警至今63年,他检验鉴定的痕迹物证,超过了7000件,无一差错;退休20年,却一直退而未休,坚持战斗在重特大案件侦破的第一线。他,就是公安部首批特邀刑侦专家、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黑龙江省公安厅原刑事技术处处长崔道植。

            刑侦战线的“定海神针”

            白色衬衫、黑色外套、一丝不苟的银发,目光如炬,今年已85岁的崔道植仍然保持着刑侦警察这个职业特有的精神气度。

            时针回拨到1996年。3月至12月,北京、河北连续发生7起袭击武警、驻军哨兵,抢劫武器弹药、持枪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采用暗中埋伏、暴力偷袭的作案手法,打死、打伤军警人员7名。1997年,新疆又发生3起持枪抢劫巨额现金案。

            接连发生的案件震惊全国,影响远达海外,被公安部列为1996年“1号案件”、1997年中国十大案件之首,国际刑警组织也将此案列为当年国际第三号刑侦重案。

            案发后,公安部紧急开展专案攻坚,却始终不能锁定犯罪嫌疑人。各种流言渐起,案发地群众人心惶惶。

            随着案件的深入侦查,北京、新疆两地作案现场遗留的弹壳,成为唯一有价值的线索。所有侦查工作都聚焦一个问题:两地弹壳是否为同一支枪发射,能否并案侦查?

            经过众多专家初步鉴定,结论为:北京现场弹壳是“八一步枪”,而新疆现场是“五六步枪”。据此,两种枪不可能并案,专案又将陷入僵局。

            此时,崔道植接到公安部命令赶到新疆专案组。

            “没有能够留下同样指纹的两只手,也没有可以留下同样弹痕的两支枪。枪械在击发子弹的过程中,会在弹头与弹壳上留下摩擦痕迹,发现与辨别这些微小的斑痕,正是警方进行弹道分析、寻找枪源的关键线索。”崔道植说。

            经过与同事4天不分昼夜的弹痕比对,崔道植最终得出结论:北京和新疆案发现场弹壳为同一支“八一式”步枪发射;根据作案者熟悉两地的情况分析,歹徒很可能是在北京犯罪后被送往新疆的服刑人员。

            根据崔道植提供的意见,专案组调整侦破方向,一周后案件告破,凶犯白宝山被抓获,白宝山的情况与崔道植的判断完全符合。经崔道植过目的各类子弹数以万计,辨枪识弹的眼力与经验就是在一枪一弹的积累中磨砺而成的。2018年崔道植入选“改革开放40周年政法系统新闻影响力人物”,并被评为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

            谈及自己的从业经历和外界的赞誉,崔道植一向淡然:我很平凡,只是做好本职工作而已,组织却给了我太多荣誉。

            将工作难题作为科研课题

            1955年,21岁的崔道植从部队转业到黑龙江省公安厅,成了我国第一代刑事技术警察。从一名普通刑警到享誉全国的刑侦专家,他不仅以过人的鉴定技能屡破刑侦大案,更为共和国刑侦技术的发展与完善作出巨大贡献。

            “我们遇到的各类刑事案件,没有一起是重复的,尤其是现在犯罪手段变化很快,怎么办?一定要把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难题作为研究的课题,扎进去钻研,千方百计把问题解决掉。”崔道植说。

            1984年,崔道植参与了公安部弹壳痕迹识别技术的科研课题研究,当年12月全国枪弹弹壳痕迹档案管理系统建立并通过了部级审核鉴定。然而弹壳只是子弹的一半,弹头痕迹的比对鉴定,在当时仍是国际刑事技术领域共同面对的难题,为了找到弹头上最稳定的膛线痕迹,崔道植通过实弹射击实验开始了艰难的寻找。

            在数千枚细小的弹头上,崔道植对每条膛线的每一毫米进行分割观察,从而找到最为稳定的痕迹点,并精确到零点几毫米。崔道植关于弹头膛线最稳定特征区域的研究成果获得了公安部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为研究弹头痕迹自动识别技术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

            然而,要使弹头痕迹像指纹一样实现准确、快捷的自动比对识别,还需要将立体弹头上的痕迹转化为平面的图像,这样才能输入电脑建立弹头比对的数据库。直到崔道植正式退离工作岗位,在中国警界,这个技术难题依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这成为他的一个心结。

            1997年在公安部举办的国际刑侦器材展会上,崔道植看到了美国与加拿大研制的“枪弹痕迹自动识别系统”,他的内心再也难以平静。“必须研制出我们自己的弹道痕迹自动识别系统。”崔道植暗下决心。

            搞科研需要经费,自己已经退休,不能再向单位要经费了,他精打细算,从工资里留够生活费用,其余全部花在科研上。

            如何将弹头上的立体痕迹转化为平面图像?崔道植开始尝试各种办法。让弹头在一种平面介质上滚动从而弹过留痕,这在理论上无疑是可行的,然而,哪种材料适合呢?崔道植奔波于各地的建材市场,挑选购买各种材料进行试验。

            “偶然间,我发现一种金属铝箔胶片特别适合。”谈及此,崔道植开心地笑了。此后,在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一间小屋内,他裁剪成千上万张铝箔胶片,不分昼夜地进行弹头痕迹的复制实验。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4年多的苦心钻研,崔道植终于发明出用特制铝箔胶片提取弹头膛线痕迹的技术方法,使用他专门设计的弹痕展平装置滚动弹头,可以将弹头的膛线痕线清晰稳定地复制在铝箔胶片上,以这样的技术提取弹痕建立的《弹头膛线痕迹自动识别系统》,在2001年通过了部级专家鉴定:“总体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公安部将此项科研成果列入2002年度重点项目推广。该系统中的“制模片”及“弹痕展平装置”已被全国13个省、市、地39个单位采用,并用此技术破获了一批涉枪案件。

            除在枪弹痕迹鉴定方面取得了多项位于国际前沿的科研成果外,崔道植研发的《指甲的同一认定》理论、《痕迹图像处理系统》等指纹与足迹鉴定技术,也获得了多项部级科技进步奖,这些具有首创意义的科研成果填补了中国刑事技术的多项空白。

            “是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穷孩子,从小父母双亡,没有感受过父母之爱,是党解放了我,把我从一个只有初中文化的穷孩子教育培养成一名共产党员、痕迹检验专家,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报恩,完成好党交给我的每一项任务,永远听党话、跟党走,这是我一生的信念和精神力量。”谈及此,崔道植哽咽了。

            “我是1953年12月6日入党,入党介绍人是闫明信,刘永祥”,对于自己的入党时间,已85岁高龄的崔道植脱口而出。崔老说,入党对他而言,是政治生命的开始,意义非凡,他将永远铭记,并且一生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

            “崔老师不管路程有多远,也不管自己多大年纪,到现场办案,他能坐火车,绝不坐飞机,能挤公交、地铁,绝不让人派车接送。用他自己的话说‘为国家省点钱’。”与崔老共事多年的黑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曹华说。

            他的学生,黑龙江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吴刚也领教过崔老的“倔脾气”。“一次和同事出差回哈尔滨,碰巧与崔老师同乘一个航班。飞机到达后,已是深夜,单位来车接我们,我邀请崔老师一同回市区。但崔老师坚决不肯,反复说:‘我已经退休了,不能再占公家的资源。’到底还是花钱坐大巴回家。”这件事让吴刚终生难忘,也时刻鞭策着他。

            崔道植不仅自己一生献给共和国的刑侦事业。受他影响,三个儿子也投身警营。特别是小儿子崔英滨继承父业,也从事痕迹检验工作。

            “忙”是崔英滨小时候对父亲的唯一印象。“父亲早出晚归,有时候连续1个月在外面办案或者在实验室,根本见不到面。看到母亲吃苦受累,我非常不理解,甚至一度很恨他。”崔英滨说,“后来我从事与父亲一样的工作,才开始慢慢体会,要干好这份工作就要把自己全部奉献出去。每次出去培训的时候,全国各地的公安干警每每提起父亲都很是敬佩,现在我为他骄傲。”

            崔道植的老伴患有阿尔茨海默症,近两年病情愈加严重。夜晚,在养老院的公寓里,崔道植照顾老伴入睡后,自己悄悄从床上爬起来,轻轻关上房门,来到客厅,打开电脑,一直工作到深夜。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想把60多年来经历过的经典案例,做成一个个PPT,集合成册留给新一代刑侦人员做个参考。另外,只要公安部和省公安厅有指令,我马上出发去现场。”崔道植的话掷地有声。

            【短评】

            弹道有痕 忠诚无悔

            回首崔道植的从警人生,就像翻开了一本厚厚的卷宗,这是一部共和国刑侦技术的发展历史,也是一件件大案要案的真实记录。他缜密而精确的鉴定报告为一个个疑难案件的侦破,提供了明确的方向。

            辨痕知枪,观弹知人,崔道植在长期而艰苦的实践中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从警以来,由他检验鉴定的痕迹物证,超过了7000件,无一差错。他研发的痕迹图像处理系统、弹头膛线自动识别系统填补了国内刑侦技术的一项项空白。

            功勋是奉献的力量,忠诚是信仰的见证。“神探”之神来源于精神的力量,来源于永不磨灭的忠诚。当谈及党和国家将他从一个只有初中毕业的穷孩子教育培养成一名共产党员、痕迹检验专家时,崔老曾一度哽咽。他说党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要报恩,完成好党交给的每一项任务,永远听党话、跟党走,这是他一生的信念和精神力量。

            “我是1953年12月6日入党。”对于自己的入党时间,已85岁高龄的崔道植脱口而出,时间精准到天。因为,对他而言,入党是政治生命的开始,意义非凡,他将永远铭记,一生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

            “要坚持政治建警、全面从严治警,着力锻造一支有铁一般的理想信念、铁一般的责任担当、铁一般的过硬本领、铁一般的纪律作风的公安铁军。”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上强调。字字千钧,重托如山。

            63年履职尽忠,63年无怨无悔,崔道植用他一生的付出与奉献,生动诠释着“四个铁一般”的公安队伍之魂,更让我们看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赤诚初心和使命担当,他用信仰树起了一座丰碑。

            (本报记者 张士英)

          顶一下
          (84777)
          踩一下
          (56399)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本网服务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